目录

|

书签

设置

手机阅读

扫二维码

传奇阅读客户端

下载手机版

点击这个书签后,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
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。

第七章 劫镖

小说:明月风云录 作者:晨曦飞燕字数:4077更新时间:2019-11-03 18:45:01

柳生微微一笑:“我也是无意中得知,他的行踪你不是也发现了,修罗怪手神出鬼没,多年不见踪迹,江湖传言,说他们练功走火入魔,还有人说他们被隐居的前辈高手除去,最离谱的说他们被朝廷所用,就隐藏在京城,江湖倒是安静了不少年,这一次修罗怪手从现江湖,一定不寻常。”

  杨桥点点头:“修罗怪手已非同小可,还有这么多不知来历的人物,难道他们都是为了同一件事,在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”说到这,猛然想到什么,心中大骇,脱口而出:“他们要劫镖。”又摇摇头,暗思不可能,知自己失态,又忙说:“光天化日之下作案,不怕王法吗?就、就算他们要劫道,这里荒无人迹,倒是下手的好地方,没有过往商客,也是白忙活儿啊。”

  柳生正色坚定地道:“不是劫道是劫镖!如不出意外,这些人就是在等刘长风,长风镖局一出京城,江湖上人人都知道,劫镖不奇怪,奇怪的是这个镖能在江湖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倒是奇怪,连行镖路线都让人知晓,是刘长风艺高人胆大,还是别的原因,思来费解,怪事,怪事。”

  杨桥心中有些吃惊,自己就是奉父命暗中护镖,这次长风镖局护送的镖非同小可,正是朝廷送给这一届武林大会的信物,由京城第一镖局之称的长风镖局来护送,自己也不完全清楚内情,是父亲再三强调,说不少神秘人出现,就是冲着长风镖局而来,要自己暗自相助,以长风镖局特有的路标和响箭联络,遇倒柳生后,在他有意无意指引下,发现修罗怪手也一路尾随镖局,修罗怪手行动诡异,屡次失去他的踪迹,今日听柳生说此地会有大事发生,也是镖局必经路线,一时好奇,随他来到这里,果然是关于长风镖局的事情,柳生对事态好像了如指掌,与他萍水相逢,彼此心生好感,但对他毕竟所知甚少,会不会别有用心?杨桥顿时有些紧张,再细看柳生,柳生正含笑盯着他,杨桥心道:这些时日交往,见他行端立正,谈吐风雅,不像有心计的人,也许是朝廷或者正义人士安排来护镖的也说不准,何况自己身怀家传绝学,有什么值得担心的,想到这里,心中稍安,冲柳生一笑道:“多谢柳兄。”

  柳生望着杨桥竟然呆了一下,仿佛看出杨桥心思,忙道:“这一次与杨兄弟倾心相交,绝无二心。”眼中真情流露,不像是假的。

  杨桥心头一热,点点头,心想:“但愿如此。”

  柳生又说道:“刘长风武功卓绝,见识不凡,成立长风镖局以来还没有失手过,和内阁首辅徐阶关系密切,可谓手眼通天,官场江湖、黑白两道都得给长风镖局几分面子,这一次给朝廷走镖,是镖局莫大荣幸,必是得徐大人举荐,不过此次事态反常,刚出京城就被许多来历不明的人盯上,刘长风索性大张旗鼓让两个镖师带队走水路,自己轻身走官道,让人怎么也想不通得是,始终有人紧紧跟随刘长风来到这里,没有内奸,是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,刘长风素来传闻谨慎,不应该啊。”说完不由眉头紧锁,暗自思量。

  杨桥怔了怔,想到父亲临别时候,面色凝重,似乎对这一切早已预料,父亲一生儒雅,出现如此神色并不多见,当是还想不就是区区一次走镖,是父亲太过小心了,现在看来,父亲的担心不无道理,长风镖局这一次怕是凶险莫测,转念一想,或许刘长风临时换道也说不准,福祸难料,到时候只有施展平生所学,尽力周旋吧。想到这里,心情顿开,莞尔一笑指着柳生道:“柳兄怎么像个书呆子一样想的那么多?是杞人忧天吗?”柳生一愣,想了想,不由也是一乐。

  路上许多人过来过去等了许久,有些人不免焦虑起来,就在这时,远处銮铃声响,马蹄声急,所有人闻听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起来。不一会风驰电掣跑过来数骑,为首马上一人紫面虬髯,霸气十足,身后背着一把用灰布包裹着的巨大器物,杨桥看得真切,正是名震江湖,人称“巨铁剑”的刘长风。后面紧随四个彪形大汉,目光如炬,分明都是练家好手。五人中间马上坐着一个青年,二十来岁样子,不苟言笑,面貌老成带有生冷色,有些怪异,与他年龄太不相符。

  杨桥暗道“不好”,柳生明白他的心情,轻轻拍拍他道:“不会有事的。”杨桥突然像触电一般,不由身形一晃,早已闪开,这一闪看似简单,却包含许多变化,柳生脱口赞道:“好俊的身手。”杨桥心中有事,也顾不得许多,寻思刘长风会怎么处理?自己该如何相助。

  刘长风早已看到路上突然出现的许多人,情知不妙,大路朝天,索性一鼓作气冲过去吧,双腿猛夹□□黄骠马,这匹马随他多年,明白主人心意,一声长嘶,四蹄发力,刘长风也断声喝道:“诸位快快闪开了。”便要纵马过去。

  路上那些人还是不紧不慢,看似无形,其实走动间早把道路堵个严严实实,怀中刀剑对准奔马,刘长风见他们有所准备,硬冲过去是不行了,只有急拉马缰,细细打量路上这些人,不由暗自心惊:这次走镖真是奇了怪了,平生从未遇到,他们分明就是冲着自己来的,怎么会对自己行踪如此清楚。百思不得其解,猛的眉头一挑,回头看了看那个冷面青年,青年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轻蔑冷笑,刘长风狠狠瞪了他一眼,回头仔细大量拦路众人,僵持片刻,刘长风在马上抱拳道:“在下长风镖局刘长风,不知诸位因何拦阻去路?刘某有要事在身,诸位行个方便,看刘某薄面,万事好商量。”

  其中一个老农样子的人干咳几声,颤颤说道:“久闻长风镖局刘总镖头当世俊杰,为何要明知故问?”

  刘长风认识此人,惊讶之余抱拳道:“原来是‘裂碑手’徐重,听闻徐大侠金盆洗手,归隐乡下,不问世事,怎么又重出江湖了?”

  裂碑手徐重当年也是江湖中响当当的人物,因为得罪不少人,后来和另外几人一起隐居起来,极少露面,十余年间几乎被人遗忘,今日见到,难怪刘长风吃惊。

  徐重干笑道:“什么大侠不大侠,我们这一次出山当然是为了你长风镖局而来的,刘长风,识时务者为俊杰,就不用多费口舌,咱们开门见山,留下东西,你们自便,要不然,东西和你们几个人的性命都得留下。”

  刘长风闻听,气急反乐,哈哈大笑道:“既然这样,明人不说暗话,你们要的东西在刘某这里,你们应该知道,长风镖局这一次是给朝廷押镖,你们敢劫朝廷的镖,是要公然反叛朝廷吗?眼里还有王法吗?”长风镖局号称京城第一镖局,江湖中威名赫赫,一般来说没有人敢打长风镖局的主意,这些人估计都是早有预谋,加上种种反常状况,用长风镖局是镇不住这些人,刘长风只能抬出朝廷,让他们知难而退。

  徐重摇摇头道:“刘大侠少拿朝廷说事,俺们久居荒野山林,早忘记还有什么朝廷,也不知道王法,废话少说,交出东西。”语气不容置疑。

  刘长风明白对方是铁了心要夺取自己保的镖,知道多说无益,厉声说道:“公然反叛朝廷,就不怕灭了你们九族?刘某就看看你们这些亡命之徒有没有本事拿走你们想要的东西吧。”

  徐重号称裂碑手,掌力开碑裂石,不容小觑,听刘长风说完,暗运功力,全部聚集在双手上,说一声:“老朽久没来江湖,也听说过刘总镖头的大名,今日就来领教一下。”猛的发力,全身功力聚在右掌,打向刘长风。

  刘长风爆喝一声:“看看是你的掌硬还是我的掌硬。”并不下马,出掌接住徐重发过来的掌力,双掌相碰,劲力四散,周边人等顿时觉得一股力道逼来,不由都往后躲闪。

  裂碑手徐重当年以一手刚猛手法闻名,本想全力一击,打翻刘长风,没想到掌力一碰,徐重只觉得对方掌力汹涌而至,也是刚猛劲力,居然远胜自己,想躲是不可能,硬生生接了一招,徐重倒退数步,体内翻江倒海,嗓口发甜,一口血涌出来,硬生生又咽下去,咬牙道:“‘奔雷掌’果然名不虚传。”旁边两人怒喝不止,一起出掌,合力打向刘长风。刘长风收掌换式,双掌左右开弓,同时震开二人,群寇见刘长风两招击退三人,均是面面相觑。

  刘长风硬碰硬接了几掌,徐重等年纪虽然大了,掌力也不容小觑,劲力反击回来,坐下黄骠马是受不住了,唏律律乱叫,刘长风翻身跃下,环视众人道:“刘长风无意与各位江湖同道为敌,但求借路过去,长风镖局必有后报。”刘长风清楚对方人多势众,自己虽然挑选几个好手,终究人少,回头叫一声:“老王。”叫做老王的镖师应了一声,早准备好一支响箭,连忙打出去,响箭鸣叫着直冲上天。

  人群中有人大叫:“这是长风镖局要叫帮手了,咱们要的东西就在他身上,大伙儿一起上,速战速决,看看他刘长风长了几头几臂。”人群一阵骚动,个个亮出兵刃,把长风镖局几人团团围住。

  远处的柳生和杨桥看得真切,杨桥暗想,刘长风功力深厚,但好虎架不住群狼,混战之中肯定要吃亏,见发出求救信号,就要出去助他一臂之力。回头看了看柳生,柳生早明白他的想法,摇摇头轻笑一声道:“刘长风近些年能名动京师,是有一些手段的,独自面对群敌毫无惧色,自是艺高人胆大,早就想见识一下‘巨铁剑’的威力,杨兄弟且放宽心,无妨。”语气坚决肯定,令杨桥无法抗拒,心里忽然一阵慌乱,点头称“是”,就看看名声响亮的刘长风到底手段如何。

  刘长风知道今日是一场恶战,绝无妥协可能,平生遇难则强,豪气顿生,仰天大笑,从后背取下灰布包着的长物,用手一抖,一柄硕大无比的巨剑拿在手中,通体漆黑,说是剑,倒比寻常大砍刀还要长许多,宽厚许多,只是双面开刃,有刃无锋,剑柄也比寻常宝剑长许多,可双手握剑,剑身有斑斑缺口,是打砍后留下的痕迹,不知道这柄巨剑经历了多少恶斗场面。刘长风对着巨剑道:“铁剑啊铁剑,你与我随胡大帅抗倭,不知杀过多少倭寇,今日你又要与我大开杀戒了。”刘长风开镖局之前,曾经投在胡宗宪部下抗倭,战功赫赫,刘长风武功人品都属一流,后在京城得到徐阶支持开设长风镖局,短短几年,镖局名满江湖,平素走镖极少有机会和人性命相搏,偶尔也是点到为止,这一次给朝廷护镖,倒是凶险异常,绝不是平时护镖小心即可,一定是真刀真枪提着脑袋往前打的,为了报徐大人知遇之恩,自己纵然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。

  来劫镖的那些人早把刘长风等人团团围住,长风镖局的四名镖师各持刀剑护住中间那个青年,四名镖师和刘长风出生入死多年,见过无数大阵仗,此时也不免紧张,那青年倒是气定神闲,冷眼观看。刘长风虽不惧劫镖这些人,他们行动统一,肯定有人背后指挥,暗猜是谁可以号令这么多江湖人士?刚想到这里,闻听有人长呼,显然是下令,众人也不多说,纷纷持兵器攻向刘长风。

  晨曦飞燕说:

        

2
  • 88传奇币

  • 588传奇币

  • 1888传奇币

  • 5888传奇币

  • 8888传奇币

  • 18888传奇币

立即打赏

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

  • 1

  • 2

  • 3

  • 4

  • 5

  • 全部

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

立即投票

忘记密码?注册新帐号

使用合作网站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