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

|

书签

设置

手机阅读

扫二维码

传奇阅读客户端

下载手机版

点击这个书签后,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
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。

第二一章 迷途知返

小说:留守的月牙 作者:七寸明月字数:8060更新时间:2019-11-01 19:30:35

刘军伤好可以出院了,这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在前路一片黑暗的当下,苏娟总算看见了一丝丝光亮。

苏娟去医院结算了医药费,把刘军送回家,按照协议付给刘家相应的款项,又说了不少的好话,陪了许多的不是,这才算了结了这一桩公案。

苏娟又去学校请客送礼疏通关系,把玉树和刘军两人送回课堂。快中考了,她得让两个孩子初中毕业。她倒不指望玉树能考上高中,只希望他在最后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能够消停。至于他毕业后想干什么,能干什么,她现在管不了,也没心情去管。柳老师倒没有再难为玉树,毕竟苏娟曾经帮过他一次。

回到家,二哥二嫂便叫住苏娟说:“与玉芊约定的两天时间早过了,仍不见那死丫头回来,打电话联系,却老是关机。娟,我们这可如何是好啊?”

老二两口子是真急了。很明显,玉芊是有意不想跟家人联系。可她身上就那么点钱,能供她几天花费?再说,一个女孩子家,拖着那种身子一个人在外,父母怎么能放得下心?

老二两口子急得想撞墙,唉声叹气的。章氏更是以泪洗面,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,血压也飚高不下。章氏先前是觉得玉竹海燕走丢了,没法向老三两口子和李远龙交代;现在又加上玉芊走丢,更觉得没法交代了。苏娟是个敬老明事理的人,又暂时稳住了李远龙,因此玉竹与海燕的失踪,并没让她太难处。可现在不同了,二哥二嫂两口子,既不明事理,又有些不大敬老,要万一两口子耍横撒泼起来,可就成了两个李远龙!

苏娟一时也没什么好的主意,帮不上忙,只能看着二哥二嫂和公婆伤心怄气。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总结经验教训。她想,玉芊从一个人见人爱的乖巧女孩,变成一个让家人痛不欲生、伤心欲绝的坏姑娘,可以说都是父母的责任。老二两口子常年不在家,对玉芊关心教育太少,加之奶奶的娇宠、放纵,养成了她自私、冷漠、骄横、放纵的个性。想想玉芊,再想想玉竹,她打定了主意,等找到玉竹,就是外面堆着金山银山,她也再不肯出去了,一定留在家里好好管教她。

玉芊没有消息,玉竹和海燕却有了消息!

下午放学时候,玉树像押解犯人似的,押了她们两个哭哭啼啼地回来了!在他们身后,跟了一长串看热闹的大人和孩子。

“妈,爷爷,奶奶,玉竹和海燕被我押回来啦!”玉树老远便大声嚷着。其实,在他们回来之前,早有小孩跑来报信了。苏娟和公婆、娘家父亲早站在院门前,含着热泪,像迎接领导人似的,翘首望他们半天了。

那走在最前面的,可不就是苏娟日思夜想的玉竹!她瘦了,脸也脏得不成样子,鼻子嘴巴都快看不出在什么地方了,要不是两只眼睛还在滴溜溜转,让人都不敢相信那是她家玉竹的小脸蛋!玉竹的头发乱得像个鸡窝,衣服裤子皱得跟团过的纸似的。海燕跟她完全一个模样。两个丫头一路走过来,身后又跟着那么多看热闹的人,活脱脱两个当街要饭的模样。

苏娟再忍不住矜持,冲出院子,跑上前去,一把抱起玉竹,也不管她有多脏,便在她脸上狠劲地吻了起来,一边吻一边哽咽说:“玉竹,你跑哪里去了?这么多天,你们都是怎么过来的啊?你知道吗?你把妈妈都快给急死了!”

玉竹也紧紧地抱着妈妈,哭着说:“妈,我不想让你伤心,我更不想死——”

母女就这样抱着头,好一阵痛哭。哭得看热闹的人,也都禁不住纷纷掉下了眼泪。

这时,赵石匠和章氏也过来了。章氏牵住被冷落了的海燕的手,怜惜地说:“海燕,这些天,你们都是怎么过来的啊?你们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样?”

海燕也像见到了亲人似的,瘪嘴抽搭了起来。赵石匠显得比较冷静,招呼大家说:“大家都到屋里说话去吧,别站在路上,看都快把路给堵了!”

听得这话,大家就都来劝苏娟说:“娟,回家吧!孩子回来了,是天大的喜事!不应该哭,应该笑啊!”

玉树则笑着说:“我妈流下的是激动的泪水!”

二娘夹在人群中,嘲笑地说:“玉树,那你妹妹流下的,是什么泪水呢?”

“悔恨的泪水呗!”

“好小子!现在晓得说悔恨的泪水了!那你呢?”二娘嗔笑说。

“我?我这不跟你家玉民一起,早就改过自新了嘛!”玉树尴尬地笑了。

玉竹回来了,苏娟心情快乐到了极点,双手抱着女儿不肯放她下地,仿佛一放下她,她就又会丢了似的。章氏也很高兴,一手拉着海燕,一手直抹老泪。

在大家的簇拥下,苏娟拥着玉竹回到了家里。苏篾匠早搬好凳子,招呼乡亲们坐。苏娟坐在独凳上,将玉竹放在膝上,不停地拿嘴去吻她的脸。在苏娟的亲吻和泪水的洗濯下,玉竹原本脏污的脸,竟露出了些许本色,不过却也因此显得更脏了。苏娟吩咐玉树说:“玉树,赶紧打盆水来,妈妈要给你妹妹洗脸!”

玉树答应着:“好呐,你稍等!”一猫腰便钻出了人群,一会儿便端了盆水来,水里丢着一条红色的毛巾。苏娟拧了毛巾,含着热泪帮玉竹洗起脸来。

章氏看不过去,嗔怪玉树说:“你小子就不晓得多放条毛巾!你海燕妹妹不洗么?”

玉树嘻嘻笑道:“奶奶,别急嘛。她们都坚持这么多天没洗了,多耽搁一会儿没事!”

章氏在玉树头上敲了一下,嗔笑说:“哪个跟你嬉皮笑脸的,快去!”

玉树夸张地喊着痛,一路小跑着去了,引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,满屋子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二娘感慨地说:“唉!好啊!娟,你们家呀,从此可以高枕无忧咯!天大的好事啊!可你根叔家,就不同咯!”

“是啊!”三婶附和说,“玉树和玉竹的事,虽然让你着了些难,好在总算全都解决了,这确实是天大的好事!”

听了她们的话,苏娟本该感到高兴才是,不知怎的,她竟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她想,儿子女儿也许真没什么事了,可自己呢?自己也没事了吗?

不过,苏娟现在实在不想让自己对未来的恐惧冲淡了喜悦,高兴地感谢大家说:“是啊,这是件天大的好事!谢谢大家这些天来的帮助,没有你们,我们家啊,不晓得都成什么样子了!谢谢啊,谢谢!”

“大家乡里乡亲的,本来就该互帮互助嘛,何必说这些见外的话!你不也帮我们救出了玉民和玉桥,还帮忙料理你董婶的后事吗?我们都没谢你呢,你倒谢上了我们!”二娘笑着说。

“姐,姐,听说玉竹回来了?是真的吗?”大家正说话,却听苏芬在屋外高声问。屋子里人多,苏芬一时进不来,急得直嚷:“你们这些家伙真是,让我一让啊!”

“回没回来,你进来一看不就知道了?”苏娟高兴地说。

苏芬好不容易挤了进来,夸张地凑近玉竹,仔细地看了又看,笑着说:“果然是我玉竹女儿!哦,这是什么味儿啊?玉竹,你都多少天没洗澡了啊?”

苏芬抽了抽鼻子,神情夸张。不过,经她这一提醒,苏娟还真闻到了玉竹身上的怪味。小丫头这些天也不晓得都去过什么地方,弄得一身什么味儿都有。只是刚才太过兴奋,苏娟才没有留意。现在一留神,便觉得越来越臭,忙叫玉树说:“赶紧上楼烧水,妈妈要给你妹妹洗澡!”

“妈,这种事还能要你老人家亲自吩咐吗?我一回家就上去烧好了!现在去洗,正是时候,要不你老人家现在就去?”玉树油嘴滑舌地笑道。

“好,我这就去!”苏娟笑了。总算看到儿子的一点儿进步了,她心里倍感安慰。苏娟怕乡亲们问起两个丫头失踪的原因,说出来逗人笑话,又想趁带玉竹上去洗澡的时候,问一问两个小丫头这些天都去了哪里,再教一教她女孩儿应该知道的知识,于是对乡亲们说:“大家继续坐,我少陪了!”

二娘笑着说:“你自个儿去就是,别管我们。”

苏娟正要带玉竹上楼,却被章氏拉住了。回头看时,章氏却把海燕的手递了过来,那意思很明白,要她也带海燕上去洗。苏娟脑海里不自然地浮现出李远龙那一张无情的脸来,迟疑了一下。章氏催促说:“快去吧,我帮你招呼大家!”

苏芬一下子便看出了端倪,嘲笑地对章氏说:“老太婆,好了伤疤忘了疼啊?”

章氏不快地说:“芬!别瞎说,大人是大人,孩子是孩子!”

“对!大人是大人,孩子是孩子!一马归一码!”二娘也说。

苏娟看了看海燕,见她脏得跟玉竹好有一比,整个脸就只见两只眼睛在闪动,那眼里则蓄满了卑怯和忧伤。苏娟实在不忍心,紧紧地抓住她的手,笑着说:“海燕,走,跟舅妈一起上去!”

听了这话,海燕高兴得差点哭出来,拿手一抹眼泪,便跟苏娟走。

上了楼,苏娟让两个丫头先进浴室,她则帮她们找来换洗衣服,说:“玉竹,你和海燕两个赶紧把身上的脏衣服脱下来,妈妈好帮你们丢洗衣机里洗了。”喊了半天,却不见动静,开门看时,却见俩丫头开着浴霸,捂着胸脯不松手,傻傻地对看。

苏娟奇怪地问:“你们俩这是干吗呐?”

玉竹咕哝说:“我们,我们不好意思脱!”

苏娟看了看俩丫头,忍不住笑了,嗔笑说:“傻丫头,晓得不好意思了?可是不脱怎么洗?来,妈妈帮你脱。真是的,都这么大了还要妈妈帮你洗澡!”

“我不要你帮我洗!”玉竹急了,双手捂着胸脯,不准苏娟动她。

苏娟看出来了,小丫头是真的害羞了。她想了想,对海燕说:“海燕,你先去外面玩会儿,等舅妈帮玉竹洗好了你再洗,好吗?”

海燕看了看苏娟,又看了看玉竹,不情愿地点了点头,走出了浴室。

苏娟关了门,笑对玉竹说:“玉竹,妈妈知道你为什么不好意思。现在妈妈也脱了,跟你一起洗,行吗?”

“妈妈,你、你好意思脱吗?”玉竹怪怪地说。

“妈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你是妈妈的女儿呢!反过来也是一样的,你也不应该不好意思,因为我是你妈妈!”

“那你先脱!”玉竹笑了。

“傻丫头!”苏娟也笑了,将衣服裤子都脱了,把自己的身子毫无遮拦地展现在女儿面前。玉竹像欣赏山水画似的,眼神迷茫地看着妈妈。苏娟知道,玉竹一定是在看她与妈妈的身体相同的与不同的地方。苏娟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。她想,也许最好的性启蒙,应该就是母亲用自己的身体,给女儿做实物讲解了。

“看什么啊,傻丫头?赶紧脱啊!”苏娟嗔笑说。

“妈妈,你真漂亮!”玉竹笑着,开始脱自己的衣服。

苏娟赶紧去帮忙,说:“傻丫头,等你长大以后,你会比妈妈更漂亮的!”

玉竹三两下便脱下了衣裤,露出她小美人鱼似的光身子来。难怪她刚才要死捂着胸脯,原来她已开始发育,胸前隆起了两个小肉包。苏娟心里难受,心想女儿都快长成大姑娘了,我这当娘的还什么都不知道,真是该死!

苏娟刻意将玉竹的内裤拿出来,看着上面的斑斑血迹,说:“玉竹,这就是你和海燕躲起来不肯回家的原因吧?”

玉竹看了看,点了点头,难过地问:“妈妈,海燕说我们得了出血症,血流光了就会死,是真的吗?”

苏娟嗔笑说:“傻!什么出血症?没有的事!这标志着你们长成大姑娘了呢!告诉你吧,妈妈也跟你们一样,每个月都要出血呢,别听海燕瞎说!”

“那是怎么回事啊?妈妈,你也出过血吗?”

“出过,当然出过!”苏娟拧开水龙头,试了试水温,一边给她淋头,一边说,“妈妈在你这么小的时候,也跟你一样,一出血,就害怕得要死,也以为得了出血症,血流光了会死。后来妈妈才知道,这女孩儿啊,每个人都会这样,到了十二三岁,就开始出血,而且以后会每个月都出一次。书上说,这叫月经!是我们女孩子以后越长越漂亮的根本原因呢!不但不用怕,反而要特别感谢它,明白吗?”

“那就是说,我不会死了?”玉竹开心地笑了。

“当然不会啦!傻丫头!”

“可是,妈妈,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呀?害我害怕了这么多天!”

“都怪妈妈不好!妈妈忙着去外面挣钱,没有好好教你,是妈妈不对。妈妈给你道歉!好吗?”

“好!难得听到妈妈给女儿道歉呢!”玉竹笑了。

“玉竹,外公来我们家了,妈妈叫他睡你的床了,你以后就跟妈妈睡,妈妈每天晚上都给你讲我们女孩儿的事,好不好?”苏娟想好了,下次进城,一定去书店买本生理方面的书回来,好好给玉竹补一补以前欠下的课程,以防止她再犯类似的错误,特别是防止她走玉芊的老路。

“好啊好啊,我做梦都想跟妈妈睡!”玉竹欢喜得都快跳起来了,但她很快就泄气了,说,“可是,妈妈,你是不是过几天就又要去山西啊?”

“妈妈不去山西了,就在家陪我的乖女儿,你说好不好啊?”

“好啊好啊,当然好了!哦,妈妈不去山西咯,我太高兴咯!”

看着玉竹高兴地把沐浴露往身上抹,抹出泡沫后又往妈妈身上弄的快活样子,苏娟心中生起一种久违了的天伦之感。孩子对亲情的渴求,原来是这么容易得到满足;而亲子之间的天伦之乐,竟也是这么容易获得。

苏娟一边给玉竹洗澡,一边问她:“你们在海燕家那几天,都吃什么过来的?”

玉竹说:“吃她家的咸菜。”

苏娟嗔笑说:“亏你两个想得出来,竟然吃咸菜为生,也不怕咸死你们!那妈妈问你,妈妈那天到海燕家敲门叫你们,你为什么不开门啊?后来妈妈都哭了,你也不开门,你可真是个小没良心的啊你!”

玉竹不好意思地说:“妈妈,不是我不开门,是海燕不准我开。她捂着我的嘴,不准我答应你。她说,我们已经躲了几天了,我要一出声,就前功尽弃了!”

“那后来为什么又想去跳河呢?”

玉竹说:“海燕说,你肯定还会来。一旦再来,我们就藏不住了!”

“那后来又为什么没跳?”

“我们怕了。你不知道,河水好冷的!”

“呵呵,原来是因为水冷啊?”苏娟笑了,快活地说,“你们后来是不是就上了岸,走老路钻防护栏上了高速路?”

“嗯!”

“再后来就去了广市,对吗?”

玉竹摇了摇头说:“不对,我们先是想到桥上去往下跳,但我们又怕了,就过了桥,从桥头钻护栏去大石铺了。”

“去了大石铺?难怪!”大石铺是江对岸的一个小镇,镇上有两三百户人家,周二、周五和周日逢集。苏娟真没想到两个丫头竟会去了那里,难怪苏芬去广市贴那么多寻人启事都没用。

“那你们这些天都吃什么?住哪里?”苏娟问。

“我身上有五百块钱,是过年的时候,你和爸爸给的压岁钱。我们饿了就买零食吃,困了就睡在马路边的稻草堆里。”

“那你们怎么又想到要回来了呢?”

“因为血不再流了,海燕说,也许我们的病好了。”

“真是两个傻得要命的家伙!然后你们就回来,就被哥哥发现了,对吗?”

“不是被哥哥发现了,是我们叫的,他认不出我们了。”

“对!对!呵呵,就刚才你们那样儿,谁也认不出是你们!哈哈!”苏娟笑了,快活地在女儿身上搓,小丫头身上的污垢可真多,轻轻一搓,便撒面粉似的往下掉。

给玉竹洗完,苏娟又叫海燕来洗。看在海燕可怜的份上,苏娟暂时忘了李远龙的无情。她不但给海燕当搓澡工,还当上了生理卫生老师。不过,苏娟还是打定了主意,无论如何也要叫李远龙回来把海燕领走。两个丫头这次离家出走,虽然跟家长对她们的生理卫生教育缺失密切相关,但与海燕的错误鼓动也不无关系。有这样一个丫头在玉竹身边,苏娟还真不放心。更何况李远龙是那么忘恩负义,苏娟又不可能保证下次不出什么问题,海燕在,岂不就等于给老赵家埋了颗定时炸弹?

帮两个丫头洗完澡,吹干头发,换上干净衣服,再看二人时,就跟换了两个人似的。玉竹模样俊俏,明眸皓齿,瑶鼻小嘴,长得乖巧秀气。苏娟给她扎了个马尾,打了个蝴蝶结,穿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,就跟一朵美丽的云彩似的,在苏娟眼前快乐地飘呀飘。海燕也被苏娟打扮得格外漂亮。两个小丫头懂得了一些生理知识,知道自己没有生命之虞,早忘了先前的恐惧,重新快乐活泼了起来。

等苏娟带着两个丫头下楼,乡亲们已经散去。堂屋里只剩赵石匠、章氏、苏篾匠和赵老二两口子,玉树则在厨房弄饭。玉树没别的长处,就这一点好,会弄饭,也喜欢弄。

赵石匠老两口似乎和二儿子两口子闹了点不愉快。赵石匠眼睛瞪得跟牛蛋似的,章氏也一脸怒容。苏娟没搞懂状况,赶紧叫玉竹和海燕去厨房帮哥哥,自己则小心地问婆婆:“妈,你们这是怎么啦?”

“没怎么!问你二嫂!”章氏没好气地说。

二嫂也不客气,抢着说:“娟,我听妈说了,玉芊是她叫出学校帮你照看刘军才出的事,对不对?”

苏娟点了点头,说:“没错,我当时忙不过来,就叫妈叫了。”苏娟知道二嫂什么意思,不过是不想付钱,还想借机发泄心中的不快而已。玉芊确实是因为帮忙照看刘军才被婆婆叫出来的,她没有理由不承认。更重要的是,她不能让二嫂把气撒在婆婆身上。二嫂不尊老,苏娟可不能不尊。

“娟,是妈自作主张叫的,不关你的事!”章氏却不愿让苏娟替她顶罪。

“这怎么不关她的事?既然是帮她的忙出的事,那就关她的事!”二嫂打断婆婆的话,抢白了一番,又对苏娟说,“娟,我也不说别的,既然玉芊是帮你才出的事,那么你垫支的那两千块钱,就都该你负担。我可不会出一分钱!”

苏娟苦笑了笑,淡淡地说:“二嫂,你回来这么几天了,我向你伸手要钱了吗?”

二嫂冷笑说:“你嘴里没说,谁知道心里是不是惦记着呢?我把丑话说在前面,那钱,我跟你二哥是不可能付给你的!”

“你看着办就是。”苏娟说。

“另外,”二嫂又说,“她要不出校门帮你照看刘军,不但不会被派出所抓,更不会拿了她奶奶的钱去重庆。因此,她拿奶奶的钱,也得你付!”

二嫂这话实在有些过分,别说苏娟听不下去了,就连章氏都忍不住了,说:“我那点钱,你不愿意付就算了,我不要了!”

“妈!你那点钱是我们三家给你的养老费,你不要就能成吗?你这不分明偏袒老三家嘛!”二嫂不服气地说。

二嫂的意思很明白,非但自己不愿意出钱,还一心要让苏娟多掏钱。苏娟不愿意跟她争输赢,笑对婆婆说:“妈,玉芊拿你那两千,过两天我给你。”

章氏急了,说:“娟,人是我叫出来的,钱是我让你垫支的,我怎么能让你再花钱?这几天,为玉树的事,你已经花了不少钱了!这两千块,我说什么也不能要你的了!”

“妈,你要是不要她的,那你就退我和老大家一家六百六十七块,退给我们,我就没二话可说!”二嫂脸皮真厚,她竟然还想从婆婆手里要钱,亏她想得出来!

“好了好了,别争了!”苏娟不耐烦了,没好气地说,“我苏娟就是自己一分钱没有,也不会少自己老人一分钱的!这下放心了嘛?”说完,再也不想在堂屋陪他们,转身便去了厨房,玉树在叫她收拾桌子吃饭了。

玉树弄了五个菜,一盘凉黄瓜,一盘青椒肉丝,一盘咸菜回锅肉,一盘素炒五月瓜,另外还烧了一盆番茄蛋汤。玉树的厨艺是跟书上学来的,差不多是无师自通。这小子好就好在对吃特别上心,弄出来的东西,味道还很是不错。

玉树挑了一筷青椒肉丝,喂到妈妈嘴边,笑嘻嘻地讨好说:“老妈,你先尝尝你儿子的手艺!”

苏娟高兴地接住,尝了尝,满意地说:“嗯,不错!比你老爸弄的好吃多了!”

“真的吗?老妈,你可别骗我!”玉树得意地笑道。

“我骗你干啥?是真好吃嘛!”苏娟笑着说。

“那么老妈,跟你商量件事好不好?”

苏娟笑着点了下玉树的脑袋说:“你小子贿赂我,原来是有事求我啊!说吧,什么事?别跟你老妈客气,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客气来着!”

“老妈,我毕业后想去读中专,学厨师,你同不同意?”

“同意啊,怎么不同意?这是天大的好事啊!难得你肯上进,老妈当然支持了!”苏娟正愁这家伙毕业后不知道该怎么安排呢,他倒自己想好出路了。

“老妈,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老妈了!”

玉树高兴得双臂一张,便围住了妈妈的脖子。苏娟看他一手锅铲一手汤勺的,笑话说:“你小子,这又是锅铲又是汤勺的,你想将你老妈给煮了啊?弄好没?老妈帮你打下手,端上桌去!”

“好了!一切都好了!”玉树兴奋地说。

苏娟和玉树、玉竹、海燕一起动手,把饭菜端上桌去,却见二嫂两眼红红的,在那里哽咽。苏娟小心地问:“二嫂,你这又是怎么啦?”

“怎么啦?你多好,玉竹找回来了!我呢?我家玉芊还一点消息都没有!”

苏娟安慰说:“二嫂,你别急。玉芊不比玉竹,她已经成年了,自己做事应该晓得分寸。我想,等她钱花光时,即使不回家也会主动去找她哥哥或者堂兄,到时,我们自然就有她的消息了。”

二嫂哀伤地说:“她要是肯去找她哥,我也就不这么急了。我已经给他们打过电话,要他们一见到玉芊就帮我留住,我们好去接。可是,这都多少天了,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!”

苏娟苦笑说:“那一定是因为她钱还没花光。”

“可要等她钱都花光了还不回来呢?她一个女孩子,可怎么办?”

“在家千日好,出门一时难。相信她一定会迷途知返的。你看,玉竹和海燕这不是都回来了吗?”苏娟安慰说。

正说着,厢房里章氏床前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章氏赶紧去接,才“喂”得一声,便激动地叫了起来:“老二快来,是你家玉芊!”

  七寸明月说:

        

2
  • 88传奇币

  • 588传奇币

  • 1888传奇币

  • 5888传奇币

  • 8888传奇币

  • 18888传奇币

立即打赏

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

  • 1

  • 2

  • 3

  • 4

  • 5

  • 全部

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

立即投票

忘记密码?注册新帐号

使用合作网站登录